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媒体农史  媒体报道
  媒体农史

编者按:用5年时间审批200项国家级农业文化遗产——2012年3月,农业部发出《关于开展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掘的通知》,正式启动我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掘工作。5年过去了,农业部共公布四批91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名单,广东潮安凤凰单从茶文化系统成功入选第二批名单。对广东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开始,做好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为此,南方农村报特推出“广东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专题,希望推动广东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利用。

 

保护千年古荔枝树不仅让岭腰村民获益,更为农业保存了优质种质资源、历史文化,正所谓“把根留住”。

  南方农村报记者杜金亮

  现在正值荔枝丰收上市的季节,每逢节假日,高州市根子镇柏桥村的贡园总是人头攒动——游客除了前来购买新鲜荔枝外,大都是慕名前来参观的。在这个始建于秦朝末年荔枝园里,500年以上树龄古荔枝树就达39棵。农业、历史、文化的完美融合,让贡园成功入选农业部2016年全国农业文化遗产普查结果名单。

  和贡园一样,这份名单中还有407项具有潜在保护价值的农业生产系统。筛选认定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点,发掘其历史价值、文化和社会功能,2012年3月启动的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掘工作让贡园的名声、价值进一步提升,也拉开了我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大幕。

  落选农业文化遗产

  古树荔枝整棵出租

“去年,我从岭腰村村民那里承包了三棵古荔枝树,承包期五年。”高州市根子镇柏桥村荔枝种植大户何建和说,他正是看到古荔枝树的农业文化遗产价值才承包的,“有人吃,有人看,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2016年12月,农业部办公厅向社会公布408项具有潜在保护价值的农业生产系统,广东高州古荔枝园入选。遗憾的是,今年6月16日,农业部公布第四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名录,高州古荔枝园未成为29名幸运者之一。

  高州种植荔枝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高州古荔枝园始建于秦朝末年,现存500年以上树龄的古荔枝树39棵,1300年以上的古荔枝树9棵。“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相传唐朝宦官高力士于此采荔入宫,故名贡园,又称荔枝博物馆。

  贡园里的荔枝古树现为柏桥村岭腰组所有,由村集体分给全体500多农民进行管理。由于树少人多,多位村民才能拥有一棵古荔枝树。每年,村民都会按照每棵古荔枝树的挂果情况以不等价格将古荔枝树承包出去。

“今年,‘五马归槽’的承包价是三万五千元。”村民何国文告诉记者,去年,村集体重新分配了贡园的古荔枝树,他和其他60多位村民共同分到了古荔枝树“五马归槽”。作为带头人,他代表这60多位村民将“五马归槽”承包给了何建和,所得收益由60多位村民均分。

“‘荔王’也被何建和承包了,承包期5年,每年承包价约五六万元。”岭腰组村民何阿彪介绍,去年重新分配时,“荔王”被30多位村民分得。高州市农业局副局长罗均生表示,古荔枝树的经济价值很高,大多是被人整棵承包下来,而且很抢手。

 保存种质资源宝库

  助推荔枝产业升级

  贡园的价值不止于此。

“贡园里的古荔枝树推动了高州荔枝产业的品种结构调整,促进了高州荔枝产业的发展。”罗均生介绍,改革开放后,高州市农业主管部门对境内荔枝品种进行了普查筛选,贡园古荔枝树白糖罂、白蜡、黑叶荔枝因早熟、优质得以通过圈枝和嫁接大面积推广种植。同时,通过总结贡园荔枝的栽培技术,高州市质监局发布了《荔枝标准化栽培技术规程》,使高州荔枝种植有了技术支撑。

“古荔枝园是重要的历史文化遗迹,古荔枝树是重要的种质资源和天然的基因宝库,这些都需要保护。”中国农业历史学会副理事长倪根金指出,不光是好的品种需要保护,差的品种也需要保护,有的品种虽然口感差点,但是可能在抗病虫害等方面有比较优质,保护种质资源应该是越多越好,这样,嫁接改良时就有更多选择。另外,古荔枝园也是一种重要的农业景观,可以发展乡村旅游,增加附加值,带动遗产地农民就业增收。

  现在是荔枝丰收的季节,也是这里的旅游旺季,高峰期每天游客有五千到一万人。目前,高州正在根子镇打造“广东省十大休闲农业公园”,把贡园纳入其中,完善园内文化长廊,丰富园内荔枝文化建设,以期将贡园保护和旅游开发结合起来。根子镇党委书记冯高毅告诉记者,现在政府对贡园的管理是低层次的,公园建成后可以收门票,也会有专门的人管理。“贡园提升了高州荔枝的知名度,带动了高州荔枝产业的发展。”罗均生如是说。

 部分古树枝干中空

  镇府打算承包管理

  古荔枝园的经营权为农户所有,要进行保护保育难度较大。记者走访时发现,贡园里很多古荔枝树已经中空,部分古荔枝树因枝干脆弱被水泥做的“假肢”支撑着。而且,古荔枝树的周围还有树龄不等的荔枝树。

  罗均生告诉记者,农户在古荔枝树旁种的荔枝树会和古荔枝树抢夺阳光和养分。此外,密集的荔枝树影响了贡园的整体景观。“实际上,种植的荔枝树让老树遮住了,结不了多少果。但是没办法,地是村民的,他们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村民何阿彪告诉记者,如果地是集体的,或者集体有补贴,情况可能会好很多。

“我们曾经考虑由镇政府承包进行统一规划和管理。”冯高毅坦言,农民没有防治病虫害的技术,管理古荔枝树有困难,但有些农户不相信政府,担心到了政府手里就不给他们了。以前,政府曾邀请专家探讨将古荔枝园申请世界文化遗产进行保护,但是讨论的结果是政府必须接管,否则上面不接受申请。罗均生说,目前,农业局主要通过开展农户培训班,在技术上指导农户科学施肥、喷药等,具体的管理和宣传由根子镇政府负责。

“估计明年我们就要推动镇政府转包古荔枝树的工作了,不推进不行,很多古树枝干都老化了,一吹台风就断了。”冯高毅介绍,如果一棵古荔枝树的收益是每年三万五元,镇政府转包过来后每年给农户三万五,每三年提高一个档次。“农民的收益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政府投入钱管理,增加收益后,也把收益反馈给农民,同时也能把这些古树更好地保护起来。”

  对于冯高毅的想法,多位村民表示认同。“他们要给村民解释好,在村里开个会,说好每年给村民多少钱。”

 



 
联系电话:020-85280252 邮箱:nsyj@scau.edu,cn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华南农业大学中国农业历史遗产研究所
版权所有:华南农业大学中国历史遗产研究所 | 广州市人文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管理登录